学术资讯-详情页

长江学者沈阳是如何剽窃他人著作的?

作者:高远山 2018-04-16 14:31

来源:微信公众号“地球是透明的” 所属学科:全部学科

分享:

收藏:

长江学者沈阳是如何剽窃他人著作的?

——以《语言学常识十五讲》为例

高远山

“在学术和文化领域,剽窃等同抢劫,(两者)都是拿走别人的财产。如果你(从他人的作品里)摘出一 、两个措辞得当的短语,把它们放进你自己的作品,既不归功于作者,也不使用引号,或者,你居然用别人的出色的观点去证明自己是天才,你犯下了知识偷盗罪。你将受惩罚或受羞辱,或两者兼得。”

——(摘引自中国政法大学方流芳先生《学术剽窃和法律内外的对策》)

教育部长江学者、南京大学语言学系前系主任沈阳教授曾编著过《语言学常识十五讲》一书,该书于2005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刊印,曾经入选2006年度北京市高等教育精品教材,出版社(封底)对此书的介绍是“以通俗易懂的语言介绍了语言学常识,全书内容包括人类独有的特性、研究语言的科学、研究语言的物质载体、语言的书写符号、语言的建筑材料、语言的结构规则、语言的表达内容等”,在书的后记中,沈阳称“有人建议我……或者不妨请我的博士生、硕士生分工代笔,但是我觉得这样做,除了有东拼西凑、敷衍了事之嫌,也似乎是对编委会、对‘十五讲’这个品牌,对学生和读者,也包括对本书作者自己,不负责任。所以我还是自己断断续续地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和在国外访问任教期间的空隙,一节一节地‘磨’,一讲一讲地‘蹭’”。

按照沈阳教授的说法,这本书是他独立编写、潜心打磨而成的著作。这部书出版以后,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影响,被一些院校列为“语言学概论”类课程的教材,有人对该书做出完全正面的评价,认为此书“让不懂语言学的人也能看明白”(《全国新书目》2006年第5期)。

然而,我们只经过初步核对就发现,沈阳的《语言学常识十五讲》中存在赤裸裸的学术剽窃。具体地说,该书部分章节剽窃自华东师范大学胡范铸教授本科二年级就完成的学术抗鼎之作《幽默语言学》(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7年)。

首先界定什么是剽窃。这里需要科普一点版权法知识:

我国最早的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第46条第一款中,将“剽窃、抄袭他人作品”作为侵犯著作权的方式,而在2001年修订时,就删除了“抄袭、”,只采用“剽窃”。也就是说,我国现在把将他人作品的全部或者一部分直接或者略加修改后以自己名义发表的行为,标准的定义就是“剽窃”。

《著作权法》(2001年版)第四十六条规定,“剽窃他人作品”是法定的侵犯他人著作权侵权行为,需要承担民事责任。现在施行的2010年版《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保留了同样的表述。

国家版权局1999年在《关于如何认定抄袭行为给青岛市版权局的回复》中定义:“著作权法所称抄袭、剽窃,是同一个概念,指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为国内司法界完全采用。

沈阳在《语言学常识十五讲》后记中声称,自己这部著作是自己多年辛勤打磨而成,并非“东拼西凑”,为了保证书的学术质量,出版时间比计划推迟两年。

然而根据比对,《语言学常识十五讲》(以下称沈阳(2005))第13讲第3节“文学写作中的幽默律”与胡范铸《幽默语言学》(以下称胡范铸(1987))第三章“深层与表层:幽默话语的结构”存在很多雷同之处。包括以下方面:

(一)术语、思路和框架:

胡范铸(1987:111)第三章第二节提到,有七种修辞手段与幽默相关,分别是:岔断型(111页);倒置型(133页);转移型(140页);干涉型(162页);降格型(182页);升格型(195页);其他(200页)。

沈阳(2005:392)第十三讲第3节认为幽默的修辞手法有五种:岔断(392页);倒置(393页);转移(394页);干涉(394页);降格(395页)。

两本书都讨论了幽默的修辞手段,其中有五种术语名目重合。认定《语言学常识十五讲》剽窃的根据是:1、《幽默语言学》是国内最早出版的、专门研究幽默语言的著作(张弓的《现代汉语修辞学》(1963年)虽然早就关注幽默语言现象,但所占篇幅很小;2、《幽默语言学》是国内最早用“岔断、倒置、转移、干涉、降格、升格”等修辞格分析幽默语言的著作,宗廷虎(1989)认为本书是一本开拓性的著作(参见《语言运用理论领域的新开拓—评胡范铸<幽默语言学>》,《当代修辞学》1989年第3期);3、《幽默语言学》出版后,国内其他研究修辞语用的著作,在分析幽默用语时,都会参考引用这部书,北京大学中文系索振羽教授《语用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4.3.2.2.2节“创造和理解幽默的六条准则”有:岔断次准则、倒置次准则、转移次准则、干涉次准则、降格次准则、升格次准则,索振羽承认观点来自胡范铸(1987/1991),在书后将《幽默语言学》列为参考文献;4、《语言学常识十五讲》相关章节所用的名称术语与《幽默语言学》完全相同,但是书后166种参考文献中,却没有《幽默语言学》。

(二)叙述说明文字:

2.1 概念界定

A. 胡范铸(1987:111)对“岔断型”的界定是:“言语之逻辑发展突然中断,心理期待猛地扑空,随之又滑到一个并非预期,然而又非毫不相关的终点。造成一种恍然大悟式地‘笑’”。

沈阳(2005:392)对“岔断”的界定是:“言语表达的逻辑突然中断,听者原本的心理期待落空,而随之得到的是一个不是预期,但又并非毫不相关的结果。于是产生一种恍然大悟式地笑。”

这里大部分抄袭了胡范铸的定义,只是个别字词有修改。

B. 胡范铸(1987:133)对“倒置型”的界定是“在语流中,先肯定A,随之在与前面相近的语言形式中‘装’入新的内容,变成否定A,造成类似‘贼被偷’情景的语义逻辑发展方向之颠倒”

沈阳(2005:393)对“倒置”的界定是:“就是先肯定前一句,再通过与前一句相近的语言形式否定前一句,取得的也是与心理期待相反的结果。有人把这种手法取得的表达效果叫‘贼被偷’”。

 

这一段对胡范铸(1987)有改写,意思近似,完全雷同的文字不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贼被偷”,本来胡范铸(1987)用“贼被偷”是举例子,这句话没有任何特殊的文化或学术内涵,胡范铸意思是“贼被偷”是一种违背常识的情景,用这句话的表达效果印证“倒置”修辞。然而,沈阳的书中认为“贼被偷”是一种修辞格,是专门术语,所以剽窃之后给他赋予错误含义。这一点足以说明沈阳对于这部分内容不太了解,无法判断,直接抄来用错。

C、胡范铸(1987:182)对“降格型”的界定:混淆崇高和鄙俗、庄严和油滑、精神和身体……使崇高者鄙俗化、庄严者油滑化……而比较明显地因“降格”而生幽默可笑之感的修辞手段主要是:比喻、较物、比拟、借代、绰号、夸张等。

 

沈阳(2005:395)对“降格”的界定:就是把本来用于描写好的事物的修辞手法故意用在坏的方面。比如前面讨论的修辞格中的“比喻”、“比拟”、“借代”、“夸张”一般都是用来表现积极的意义。

在这里,沈阳将“降格”做了一定程度的概括,但是对于与“降格”有关的修辞手法,仍然完全沿袭胡范铸(1987)。

D. 胡范铸(1987:166)对“闪避”的界定和举例是:则是……以非常宽泛抽象、模糊不清的语义来回答具体需解释的问题。如陕北老汉回答匪军的“毛泽东在哪里”的拷问时,昂然回答“毛主席在陕北”。雷锋在为大嫂做了好事,大嫂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单位的?”时,俏皮地回答“我叫解放军,就住在中国”都是这样。

沈阳(2005)也写道:“此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闪避’,即用非常模糊宽泛的回答而实际却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如陕北老乡回答国民党军队的‘毛泽东在哪里’的拷问时,回答说‘毛主席在陕北’。雷锋为大嫂做了好事以后,大嫂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单位的?’,雷锋俏皮地回答‘我叫解放军,就住在中国’。

2.2 分析作品的段落

文字表述重合部分:

A.胡范铸(1987:115)分析王蒙《杂色》时说:

前面三“任”(郊区中学教员……郊区小学教员……市区小学教员)都是在通常意义上的任职,末尾一“任”却“跌”倒了一个毫不正常却确实如此的职务,——“老牌牛鬼蛇神”,言语的可笑凸显了事理的荒唐。

沈阳(2005:392)分析王蒙《杂色》时说:

这段话中前面说的都是在通常意义上的任职,但最后被“揪出”,成了“牛鬼蛇蛇”,却还是用一个“任”字,这种言语的可笑恰恰凸显了事理的荒唐。

B.胡范铸(1987:135)分析赵树理《三里湾》说:

“汤面”是“有汤的面”,而“面汤”只是“下面的汤”;二者在价值和充饥之功效上亦不可等而同之,它们所表现的慷慨与吝啬的两种态度更是针锋相对的。

沈阳(2005:393)同样分析《三里湾》时说:

虽然字数一样,只是把“汤面”改说成“面汤”;但二者在价值和充饥之功效上显然不可等同视之,两句话所表现的慷慨与吝啬的区别也就活灵活现了。

如果说某个术语雷同,还可以狡辩说是采纳学术界的成果、常识,但是,就连这么极具个性的文学作品分析鉴赏,沈阳(2005)都和胡范铸(1987)有雷同之处,那么是很难用巧合或是共享学术常识来推托的。

2.3 论证观点、解释术语时的举例

1、胡范铸(1987:111)证明“岔断型”的例子:韩少功《爸爸爸》、王蒙《杂色》、 《红楼梦》凤姐对白“依我说,老祖宗也乏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钱钟书《围城》、 刘迪云《闲翁居春秋》、鲁迅《关于翻译的通讯》、《论睁了眼看》

沈阳(2005:392-293)证明“岔断”的例子:王蒙《杂色》、 《红楼梦》凤姐对白“依我说,老祖宗也乏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刘迪云《闲翁居春秋》、

2、胡范铸(1987)“倒置型”的例子:钱钟书《围城》、《猫》、赵树理《三里湾》、王蒙《高原的风》、鲁迅《逃的辩护》、老舍《茶馆》、吴蒙《诗句的次序》

沈阳(2005)“倒置”的例子:钱钟书《围城》、赵树理《三里湾》、鲁迅《逃的辩护》。

3、胡范铸(1987:140)“转移型”例子:老舍《龙须沟》、鲁迅《纪念刘和珍君》、张天翼《包氏父子》、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曹雪芹《红楼梦》、鲁迅《理水》……

沈阳(2005:393)“转移型”例子:老舍《龙须沟》、鲁迅《纪念刘和珍君》、张天翼《包氏父子》

4、胡范铸(1987:166)“干涉型”例子:鲁迅《战士与苍蝇》、《文学与出汗》、程世爵《笑林广记》、鲁迅《理水》、侯宝林《阴阳五行》……

沈阳(2005:395)“干涉型”例证子:鲁迅《战士与苍蝇》、《文学与出汗》、程世爵《笑林广记》。

两部著作在名词术语上如果偶有重合,还可以说是因为这些术语术语学术常识,但是,举例有大量重合,这就很难说不涉及剽窃。

在这里不妨再做一个对比:

北大语言学前辈索振羽先生《语用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4.3.2.2.2节,“创造和理解幽默的六条准则”:岔断次准则、倒置次准则、转移次准则、干涉次准则、降格次准则、升格次准则,这些说法与胡范铸(1987)重合。但是,索振羽《语用学教程》的例子却是先生自己搜集、独立作分析的,包括:赵树理《小二黑结婚》、王蒙《说客盈门》、相声《一贯道》、相声《五支笔》、相声《夜行记》、张天民《院士》、鲁迅《阿Q正传》、钱钟书《围城》、小楂《最初的流行》。

索振羽(2000)和胡范铸(1987)相比,举例只有《围城》重合,而沈阳(2005)和胡范铸(1987)重合的例子有18条,这是让人震惊的,绝不可能用巧合、共识来解释。

胡范铸教授是国内很有影响的修辞学专家,他的《幽默语言学》是国内出版最早、最重要的幽默语言研究成果,也是后来这一分支领域论著的必引书目。此外,我们对比国内同类著作(如郑远汉《幽默语言》,中国社科出版社,1996年),发现胡范铸《幽默语言学》这部书,在术语、引例、分析说明等方面都极具原创性、独特性,因此,《语言学常识十五讲》和《幽默语言学》内容重合,却不注明出处,这不仅仅是学术不端应受道德指责的事情,而应当向被剽窃者胡范铸教授承担侵权法律责任!!

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试行)》,在第三条“学术引文规范”中强调:

“引文应以原始文献和第一手资料为原则。凡引用他人观点、方案、资料、数据等,无论曾否发表,无论是纸质或电子版,均应详加注释。凡转引文献资料,应如实说明……伪注,伪造、篡改文献和数据等,均属学术不端行为。”

并且,“不得以任何方式抄袭、剽窃或侵吞他人学术成果”。

客户端 客户端